手绘大连我的记忆地图

2017-10-23 00:50

  大连像是胶东半岛丢在东北南端的飞地。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后东北全面开禁,而早在半世纪前,中原百姓已开始东,胶东半岛的山东人则选择越过浅浅的海峡来到170公里外、当年被称作青泥洼的地方。多数人稍作休整、继续北上,少部分人则留了下来。老大连管海峡南边的胶东叫海南家,那些漂洋过海的移民则被称为海南丢儿。

  日俄战争后,整整40年,地图上的大连被涂成日系的颜色,大连成了日本的关东州。作为侵华的桥头堡,日本人投入巨大精力经营这个城市。二战后,日本把向全面学习的留给了大连。无论中山广场的公共建筑群,还是南山、高尔基、黑石礁的日本别墅区,甚至像东关街、街这样的中国人区,多少都能看到西化的影子。

  海南丢儿的粗犷率真,加上和风欧式的建筑外观,半个世纪的殖民岁月留给大连的是一座海蛎子味儿十足的远东巴洛克滨海小城。而它留给我的记忆,却是在这幅历史庞杂的地图上十分个人的生活细节,是敲了红点的枣馒头、码头长鸣的汽笛声、四月烟台街的香椿芽、以及无数次被父亲领着画遍城市的街巷……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