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县老家的葱油饼

2018-06-23 13:20

  不知道怎么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止是睡眠时间减少了,现在也越来越爱回忆了,有关家乡的一切,总是在午夜梦回时在心中回荡,家乡的葱油饼也总是香气扑鼻的在我面前萦绕。

  小时候母亲做的葱油饼,总是一直浮现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母亲从小读书,结婚后才开始学做饭的,即便是简单的贴锅饼,也是贴的薄厚不均匀,形状忒像中国地图 。做葱油饼对母亲来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从我记事起母亲做出来的葱油饼,都像袼褙一样硬。

  记得母亲做葱油饼时,每次都是尽力把饼擀圆,锅里一次放6张饼,中间锅心里一张,其余的5张饼像花瓣一样的依偎着中间的那张,形象很美丽,油也放的不少,母亲用锅铲不停地轮流为它们翻身的情形,也早已深深的烙印在我的心里。

  但是不知何故,等把熥的两面都黄橙橙的饼盛出来时,却都是硬邦邦的呈袼褙状。我们从小都是吃的那种袼褙一样的葱油饼,以至于我误认为,葱油饼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直到有一天,在小伙伴家看到她家吃的葱油饼,竟然可以像烙的饼一样,表面抹上蒜泥卷起来吃,并且撕开饼后都是薄如蝉翼的一层层,我诧异极了,看来做好一张葱油饼,其中也是大有学问的。我也很想要求母亲把饼能做成那样,但是母亲一直都是忙忙碌碌的,根本无暇顾及我的感受,所以也一直没能如愿,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依然是吃着那种硬邦邦的葱油饼。

  直到我结婚后,比着葫芦画瓢,我做出来的葱油饼,也是像袼褙一样硬,孩子爸爸以不吃提出无声的,我也下决心要把葱油饼改良,作为一个从小吃面食长大的北方人,做不好面食心中是何等沮丧。

  后来才知道了其中的奥妙,其实做葱油饼的关键都在熥的过程,这是我在一次做葱油饼时,被嫂子看到,得到嫂子的指点,才恍然大悟,一语惊醒我这梦中人的。

  我决定一显身手,摩拳擦掌信心倍增,面和的很柔软后,让面团充分醒透,再精心的擀成薄薄的面片,在面片的表层,均匀的洒上适量的盐,用擀面杖把面片上的盐擀进面皮里面去,围着面片倒上少许的油,从面片的周围折叠着,用面片本身把油蘸成均匀的一层,撒上花椒面,斩碎的葱花,从面片的一边,慢慢卷进去,直到面片的尽头。

  然后从卷好的长条面团的一头,开始揪盈手可握的一小快面剂子,面板上撒上少许面粉,把面剂子用手心压扁后,擀成薄厚均匀像碗口大小的圆饼,葱油饼的面坯就初步成型了。

  后来我才明白,其实前面的这些过程母亲做的都很对,做出柔韧如纸的葱油饼的关键,却是在最后的环节,放在油锅里熥的过程很重要,锅里等油熬热后,一张饼放进去(现在用的锅小,一次就只好熥一张饼),马上盖上锅盖,约莫等个一分钟,等油锅里的葱油饼挺身后,掀开锅盖,给饼翻个身,继续盖上锅盖。

  如此三番的几次,一张香喷喷的葱油饼就出锅了,等三五张饼做好,摞在一起,饼的热气互相渗透,这时你再拿起一张撕开后,葱花和花椒粉的香味扑鼻而来,一层层的薄饼柔韧劲道,这时真滴会宠辱偕忘,风卷残云的一张接着一张的吃起来。

  现在每次吃葱油饼时,我都会想起母亲做的硬邦邦的葱油饼来,可是再也吃不到了!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